Profile Photo
独钓寒江雪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口语考了…紧张得快疯一样,总算是考了。



昨天天机老板也要A了,现实和未婚妻吵了一架还打了一架。我不明白既然不喜欢处不来为何还要娶,还是不多说了。最有人情味的一个代练没有了,以后大概也很少有机会和云麓妹一起玩了。




既然天机老板要A,叫云麓妹月月吧,以后要是有幸还能一起玩,我不能还叫她老板媳妇。冰心号是个大冰心,在各种本里给天机老板加加加,是职责,牢牢地保护月月,却是因为我想要保护她。前天那位撒娇卖萌的妹子调戏月月,一口一个月月不方我保护你,居然让我炸毛…我以为自己高冷来着,这么轻轻松松就过界了…以后得更加不说话了才行。



咳咳。月妹子前几天开玩笑说小叶和我同袍哇。要是这号是我的,还真的会去和她同袍。也幸好没有去,不然前天开始天机老板就A了,月妹子可不就同时失去了同袍和相公吗。




这个单子不是那种上号做任务截图下线的代练,却是和亲友团相伴相处的那样,天机老板爱吹牛,聊起天却不让人讨厌,包袱一个接一个,月月温柔,枫若逗比,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下起本来出错死人也不恼,嘻嘻哈哈互相嘲笑,这个号不像代练,更像亲友团一起玩,可惜啊…。




年龄和阅历的确会限制一个人,他们和我不一样,我一直在顾影自怜,怨天尤人,也许可以这样说,我是在自导自演一场角色扮演,而他们是真的在玩游戏。天机老板和月妹子虽说是游戏结婚,相处得也很自然毫不黏糊,也许这样才好。




云麓君也是这样玩游戏,她的情况和他们相似,当然倾向于这样轻松自然。一年前我同样知道她喜欢有距离的相处不喜欢黏糊不喜欢我总是缠着,我有什么办法…人力有穷,我要怎么才能把她只当个普通朋友。




对天机小白他们,我太老了,对云麓君他们,我太小了。


题目是她的签名。




全职高手周五更新,我一直忙着代练,考试,睡觉,直到刚刚考完了才能松口气去看更新。光明里走远的是谁?站在黑暗里注视的是谁?知道全职高手的都会明白,是指叶神和苏沐秋。可这句话若是对我说,我……我连想都想不出那会是多开心和伤心。



好在她一直严词拒绝,我就歪歪了那么几秒,该干嘛干嘛去了😂




可恨昨天上小号时误开了碧海的那个账号,我居然说服自己就当是把小号里的金交给国库以后都不上了,点开了那个号,果然没有信封。可恨我居然又去翻好友,果然云麓君啊还在那里,换了题目的签名。



微信号是代练的号,有一天游戏太卡发了朋友圈吐槽被妈妈点赞,赶紧去翻好友设权限。果然啊云麓君还在列表里,半年前删了我以后再也没加回去。她还在我好友列表,她还换了个小周的头像,可我要是发消息也会是对方开启了验证。可恨我依旧下不了手去删。小号依旧下不了手删。




可恨情不自禁为这么一完全不是对我的,连善意都算不上的签名欢喜。


我活该。




她在玩游戏只是玩儿,调戏妹子只是好玩儿,对人好只是游戏相处,我呢,游戏而已,得到一点善意就巴巴的扑上去了 ,不是活该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