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独钓寒江雪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我与云麓君认识,起因不过扯着她小号瞎逼逼。小号时期需要帮助又害怕别人觉得添麻烦,她见我说得真诚,被这幅可怜巴拉的样子打动,而我id是某热血文男主,十分中二帅气,颇得了她眼缘,便起了善意决定带我。



许久以后我才知道她喜欢没符号的id,想来缘分一词,果然妙不可言。




那时候的女票就叫她狐狸好了。狐狸在一月份的时候对热心带小号,自己带不动推荐小号们来狐狸师父势力,找势力的大号们带的我很有些不快。我开始以为自己热衷带小号冷落了她吃醋,多嘴调笑,她说你就不会想到别人会不高兴?师父也会没空,势力都是小圈子不一定欢迎外人,反正要是哪个小号找我带本就因为我有空一定一巴掌过去,我有空发发呆看看风景不可以?哪来的义务非要带别人?



我一直觉得云麓君好,也是因为她会带小号,带那种真正无力自救的,除了求带没有办法自己通关的小号,若是他长大了,她就不会再帮。我自己也会带小号,就算开代练的号,看到公屏有小号求帮忙也会去,全程无话,打完就走,我图什么呢?




前年的雷泽,我一遍遍按捺,忍耐倾慕和悲伤,不仅因为性别,更因为她于我有恩,我还未回报不说,更要因为此人不接受我的追求而怨恨,岂不是无耻之尤。





某人对我好,是她好,不是她的义务。

她对另一个徒弟好,是她的自由,没有义务对两个徒弟一样好。

她愿怎么玩是她自由,乐意教我打架是她好,不乐意带教不会的我也正常。

她只做了一次决裂的决定,后来我发现这个决定才是正确的,而那时百般恳求保证,她愿意尝试继续相处。

是我主动走开,她没有义务为平复我的难过,而委屈自己和我结婚。





仔细说起来云麓君是个三观不歪的,我为她感到抱歉,折腾了两年,她在我身上的耐心,无论善意还是让步,都一场空了,甚至于她结交朋友的意图都有可能被打击。



亲闺女的区死是死,小白和回归玩家层出不穷,我依旧是碰到了有趣的小号,求带的小白就会密语聊聊,努力带一带,小破号带不动就一起喊求带,倒是认识了不少人。云麓君现在怎么样不太清楚,根据论坛事件和签名,她现在要么是老朋友回来了要么是认识了新朋友,约莫不会碰到我这种乱七八糟的情况,更沉迷于改号,有的是事情做。



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和她说说话,奈何太怂,更加上云麓君若是不想理人,任凭邮件密语,她烦到双删屏蔽也不会回一个字。我从她这里学到了这招,觉得是个自己占理时不战却巨膈应人的好办法,除非对方敢撕破脸皮上天下点名,简直巨好用,于是拿来对付了和别人开黄腔把我气删好友,又来势力恶人先告状叫屈的荒火妹,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他的憋屈,简直不能更解气。



我没多少勇气找她,更不好意思上天下,一是把别人id丢天下很打扰她,二是觉得结婚表白什么的天下皆知就够了,私下矛盾还上天下实在太丢人了………如今她会了另一个绝招,她不想理,直接回代练二字,我无论有什么话都无话可说。



如果一切能重来,我希望君子之交淡如水,好基友一起玩,而不是每次都害怕拒绝又期待回复地发消息,只敢畏畏缩缩的卖萌着说话,又恐惧这幅样子是否会被厌恶,我希望有平等愉快的相处,朋友之间的吐槽,都是妹子,开玩笑互撩也没事。



她是一个很可爱的人,狐狸也是,若是没有贪心想当恋人,做朋友真是一大乐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