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独钓寒江雪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明天一早去各个厂问需不需要暑假工。也许能去,也许只能回家待着,如果只能回家,就在家里拉个宽带继续贴吧群里发广告接代练。





我现在很希望自己是有工作的人,是有长期的工作的人。






家里在市区的屋子我不能去住,因为有人整租了,我妈说做隔断给我住需要两千多,而且只是住一个暑假,太浪费了。可为什么花两千多买套没什么卵用只是绷面子的沙发就不觉得浪费??




所以我就算找到了工作也得另找地方住。





可是今天明明很开心,地区喊随便来的60团居然真的是随便来,还把我放了进去,虽然累得几乎散架,可是真的是随便来的团啊…我是不是需要记住今天,哦不已经是昨天就…





那时候明明在吃最喜欢的香芋球,一边吃一边开开心心的做诗与酒,包里躺着下完60得到的饷银和书,还有个天灵丹,啊天知道对我来说一个天灵丹是多贵啊…现在居然不用花钱花饷银就得到了啊…



我的小云麓现在已经是随便打打就能解决那俩家仆,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呢






和团团在q上聊天,她撺掇我回碧海,说碧海有我喜欢的彩云,嘻嘻哈哈,突然她说,你男神嫁人了?!






瞬间重选角色,漫长的二十秒,登上碧海的小号,爬上去急急忙忙化血去太守,把频道按到公共,天知道我多希望她只是看错………



系统说,xx和xx的花轿三分钟以后出发。








我终究是慢腾腾的化血着跑过去了。那人群里的两个人也的确是系统所说,我甚至凑近了仔细看了一下,是他。








那群人渐渐的往水池方向走远了,我看了一眼这个小魍魉号的好友,无人在线。





再次重选,继续做云麓闺女的诗与酒。不知道什么时候嘴里的香芋味儿居然又腻又苦。





很久很久以前,云麓君机智地搞到了回流的黑马喂成了公共时间,那时候她温和地告诉我





想玩的话为师这里多的是号,随便你登。





于是第一次成为无号选手的我兴冲冲地开了个魍魉小号,找到她试图拜个师,成为名正言顺的,真正的她徒弟,也期待着她会像照顾小师弟一般照顾我。




那时候她把我这小小的魍魉拉上马。





很久很久以后,我大号回碧海,发现被她删了好友。30的魍魉小号偶尔开上去压团团的除魔本,会因为看见她的名字亮着而怅然。前不久云麓小号上去时,还为好友列表窥见她突然改掉的签名而患得患失。我一直有一种期待,她没删我这几个小号,是因为这些小号代表着我,她删了那个鬼墨,可能是因为她以为鬼墨换号主了。





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欺骗自己呢?





我渴望了两年的白菜拱了别的白菜。她拒绝我是因为我也是个白菜,可她为什么现在却拱了别的白菜?一直被负罪感纠缠,愧疚于自己给云麓君带去的烦恼,可是







云麓君不过和枫叶一样,不是不愿和妹子结婚,不是不愿结婚,只是不愿和我。




我睡不着。



这两年若是一场大戏,我穷尽辛苦,只是个女配,甚至于路人而已。




回到亲闺女这里,宝鉴,家园,脱衣服下线。团团开了这边的小号战场,我把号停在太守,继续吃已经冷掉的鸡腿,吃完好睡觉…明天还要早起找工作…








难吃。新买的面巾纸太硬,幸好团团没再提刚刚的花轿,我要怎么说,我没事?我不在乎?我有事?我很伤心??






初见良辰美景,竟终付断井颓垣。





我已无话可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