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独钓寒江雪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下午才发现家里有宽带了…我就该把笔记本背回来😂去网吧花了十六七了都。





也不知道之前无双转区过来闹乌龙那个人这几天转了没有,我的坐骑还在小号那里,前天问当时发天下的妹子她貌似没回…这个貌似是因为三开,号掉线过,不确定她回了没有。



下午那个强制下线的boy气了我半天,算了,不计较,哪儿能要求别人都得好脾气。联想一下之前两个莫名尬撩的男的,我还是祈祷接下来遇到的号主都是妹子吧。



在家里睡觉吃饭是比市里舒服多了,唯一不好的就是睡觉连着噩梦。去年前年还在家里的时候似乎也每天每天都是噩梦,从家里去了学校的当天睡个午觉还特么追加一个噩梦…



昨天晚上两点多放下手机关灯睡觉,瞎想了一下,最近不是七夕嘛,我就想到游戏里有很多人就要秀恩爱了,像挂机就把号停在太守水池一样,瞎想的时候联想的地方也就是水池边儿,天下一条一条的滚动过去,包里还有个李二狗赞助的天下号令盒子,我要不要也趁势来几句?




想到了…第一次说卖号A游戏的那天。云麓君上线,我和她说师父好,今天上的有点晚之类没意义的闲聊。号穿着新买的雀灵,在太守瞎转悠,犹豫着怎么和她说想A以及希望她抽一点时间聊聊天…就见系统刷出云麓君她开到了东西。我犹豫再三,点她组队想去见到她当面说,云麓君拒绝了,表示别说了也别组队,都把她带黑了。


我急忙回好的好的,你先开箱子…





云麓君五组开到了升龙变。她很开心,进队以后说明天带我玩。我把号开在太守水池,平静了一下心情,把要A游戏的想法说了。她当时就问,为什么要A?我再三忍耐,把真相吞回去,装模作样的唉声叹气说,因为要考试了啊。






她换了身绿色的翠楼吟从太守石头冒出来,一直灰暗的队伍头像一亮,我穿着那身蓝白的雀灵默默站在池水边,看这只一身翠绿的黑头发云麓现在我身侧摇起了同样翠绿的扇子,队伍里嘚瑟,问我像不像奶爸。



我说像啊,好帅。一边笑着按了很多次截屏键。那两个号并肩的样子很美,她号比我的高,距离也很亲密,女魍魉转身上前一步就能拥抱男云麓。





她再三询问我为什么要A,我觉得自己快忍不住,总算没哭,只是说觉得这游戏做的太真,对前几个人投那么多感情,太不值得,还是A了。她说确实,游戏结婚没意思,男朋友还是得现实找,然后把他拉进游戏一起玩呗。





这一刻,我从未有过这一刻般清晰的认识,云麓君是个妹子,是个会有男朋友会结婚的妹子。我发那个马桶塞的表情故作轻松地调侃,问,师父有男朋友吗。她发了玑哥偷笑表情,看起来是真的挺开心,说暂时没有,还想多享受几年单身生活。



然后这只云麓表示战场开了,传送退队而去。






她的确是关心着我,提着建议,教我东西。为什么会感到失望?她那么无辜,什么都不知道,显露的温和善意就像寒冬里的奶茶店,吸引我凑过去,想要紧握一杯在手里。我是难过,可她有什么错?




而现在默默把前年的这段事情码出来,无论难过倾慕,全淡如白水。也许催促我记录的这段情节的只是,七夕的确是来了,我曾思念倾慕寄往之所,空空如也。




现在是17年8月28,我以为我已经屁事儿没有,所谓七夕稳如泰山,还是没逃过扎心扎肺回忆刀,苦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