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独钓寒江雪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尽量快一点把事情打完,免得打扰已经上床睡觉的室友们,很可能出现一些纰漏,那就没有办法啦。




最近很容易感到疲倦,不仅是端游,甚至于手游,开着电脑挂着游戏,人却缩在被子里刷手机。这样很没意思,既然不想玩可以不上线,但是不上线总觉得吃亏,于是演变成游戏挂一整晚,临睡前爬下来放衣服睡觉。




泡的奶还有一两分钟就凉到可以喝,长话短说吧。下线前按照惯例刷闲逸居拆炼化,上次九霄炫耀他新换的大禹耳环三千声望搞定两个完美炼化,并在我暴风哭泣式羡慕下得意洋洋道,炼化之前要脱下全身装备取消珠子马和孩子激活,我信了他的邪如法炮制,锁火重三手还TNND出体疾力物攻化解ORZ





今天是第三手,吗了个叽,体神明小法,也就算了,还比我原来的小法低一点,要你何用ORZ







出本开炼之前,我跑了几步打算占卜,一瞅两三米远有个尸体,ID眼熟,哟呵这不是蝴蝶哥嘛,再一看哎势力图标怎么没了,这情况,他那好朋友这次怎么不来帮他开红了呢?那么仗义的姑娘,带着自己一个人的势力当初既然收留了他,现在怎么让他一个人孤零零死在丹朱呢?





话说回来关我屁事。也许蝴蝶哥再次善解人意觉得自己的仇家不能连累好朋友呢,也许他只是丹朱挂机人不在被偷袭了呢,他们爱咋地咋地。一如既往黑了炼化,我就一如既往回家换衣睡觉下线。




手游为了战场武器去了巴蜀演兵,很幸运的遇到了顺风,刚喜滋滋出来被一只62弈剑密语,要我带他玩。我再三确认,这人不是他自己说的是我徒弟是我师兄,的确不认识,他巴拉巴拉说了半天,我没理也不停嘴,意思是无聊想找人玩,我正好任务做完本下的差不多,心说要是个举目无亲想交个朋友的新手,我这么晾着他岂不是不太好,就耐着性子进队跟随去了流云渡,他点我切磋,我任他打了一分多种,然后三两下赢了他,他又扯什么听说这游戏可以结婚才来玩,我就exm?





手游的云麓师父乐于做媒,给魍魉师姐介绍对象,然后又给我介绍了同势力的天机,我表示哈哈哈现实有男票啦,游戏不结婚,并把这理由告诉了我察觉有那啥意思的太虚徒弟,突然套近乎的jjc队友天机,以及这个莫名纠缠的弈剑,此人表示哦,又说,可我没说想和你结婚啊。恩,说得对,你乐意说什么是你的自由,我乐意这么说也是我的自由,我还有自由不理你呢。








失去了最后一点耐心,懒得再和他扯,退队下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