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独钓寒江雪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我终于有一个男云麓了。




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溺死。真真的举步维艰,看一行字需要花费数倍的脑细胞才能理解它在说什么,又要花费再多几倍的力气去记下来。我的脑子已经完全陌生掉主谓宾定状补,思维试图在湍急的乱流中聚集,大部分记语法的努力都徒劳无功,却对大半年没碰功能繁琐的游戏界面如臂使指,干净利索地搜了个便宜的拆钻云麓出来。






空钻,战场世界套6+2,两件天魂,三星太初杖,炼化基本疾语39+,500+毒浪鬼和云妖,天域给了孩子,三点化,其中有几件诛心,豪华狐狸+孤鸿,商城幺蛾子。缺点是项链和玉佩被拆了,时装坐骑除了盒子的基本算没有。




这样的号一千五,的确算是便宜的,我问过九霄,便开了小号买下来。取了号已经是凌晨,开着这只云麓东转转西转转,没发现什么坏处,也没有多的兴趣,实在太晚了,就下线,删游戏删藏宝阁。








在逆水里趟了几天,似乎慢慢的得了劲,虽然复习仍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好歹开始记下了些东西。每当满脑子都是啊啊啊受不了了好想玩游戏的念头,一想到天下还有这只新买的云麓默默的等着我回去,就有了些温暖又平静的盼望。




银子也把游戏下回来了。我并不是个好人,真的,真为她着想就不应该劝她回来,但是我并不想要处处善解人意了。劝她时,说是一个月以后,既给她自己一个追上学校进度的时间和平衡冷静学习与游戏关系的间隔,也可以等等我和我一起回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