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独钓寒江雪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满腔愤怒委屈。九霄之前和我吐槽新出的雀羽剑,现在我也想跟他吐槽,他估计画图去了,没回,满腔愤怒堵着,算了。






天下这破游戏真的不适合我玩,也许我本来就没什么社交和游戏的天赋。愤怒委屈的原因大概是银子今儿主动发消息说新职业,我虽然心里纹丝不动,还是觉得哦?她终于发现我已经一个周没有理她了想要联系一下关系?她问我还上不上线,我已经挂了一个周的考试去了暂时不玩的称谓,考完就换了,上个周她但凡戳开我个人信息看一下就会知道我不上线是因为考试,周六到今儿也三天了,但凡看我一下都会知道我换掉了称谓不就是考完了吧么?




结果银子说啥呢,对话几句以后,说她在等我彻底不上线,她就好退坑。





我怎么理解银子的意图?她极少主动找我,这次稀奇地来说话,却是劝我退坑来的。明晃晃的称谓看不到,一个周不上线也不问我一声,这直接劝我退坑来了。我最擅长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的目的,更别说她还有前科。




很久很久以前,沐夜说看到云麓君孤零零地变成草垛摆摊卖东西,觉得他很可怜。我整天在各个频道叫卖从自己身上拆下来的13钻就不可怜了吗?我期待着只要有云麓君任何一句挽留就留下来转成冰心一直跟着她只得到一句去热闹的区找个汉子结婚她就解脱了难道就不可怜吗?我开着30级的小号慢腾腾地狂奔向太守还是在水池边看到云麓君带着一个奶妈花轿游街就不可怜了吗?第二天白天找工作累成狗晚上去问云麓君,只是想倾诉离开她一年里遇到的各种奇葩和打击却被回复什么乱七八糟的再加一句年初号已换人…





我不委屈吗。





我他妈都委屈死了,还没有任何办法,我又能怎么样。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