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独钓寒江雪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昨天经历了一场手忙脚乱…嗯,首先是半夜被热醒发现宿舍没电了,再迷迷糊糊睡醒,在太阳最毒辣的下午两点,没有打伞跑去学校的电气缴费处,被告知工作人员已经放假回去了,我站在门前大树下思考该怎么熬过接下来没有空调的一个晚上,毕竟重庆的晚上气温也在28以上…




也不是没考虑过回家,不说当时天气有多厉害,学校到家需要接近一个小时,考虑到可以上架的时间是当天晚上零点多,而第二天白天8点学校关门,就没法回去。当时手机13%的电,一直有干热的风,皮肤感觉到被烤的刺痛,我却不甘心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闷热的宿舍。寻思着要不然去网吧凑合一宿,第二天早上赶回宿舍上架走人?可是我已经没有几年前的身体水平了,网吧是没法睡的,通宵了白天接着拖着行李赶路,估计得折腾去半条命。宿舍没电,其它同学都走了,宾馆呢费钱不舍得去…





正在万分纠结的时候,缴费处门前儿走来个阿姨,边走边掏钥匙,我瞬间心跳如鼓激动起来,心想天啦噜阿姨你是工作人员吗?一定要是啊啊啊!接着她在我万分期盼的目送下打开了缴费处的门,我赶紧问了声,阿姨啊你是收电费的吗?她说莫急,歇会儿就开。我简直开心得想蹦起来😂得救了得救了啊啊啊





重新吹着空调打开电脑,点了个甜甜的番剧一边放一边吃着外卖的粥与红糖荷包蛋,神仙般的日子也不过如此了😌




休息过以后还是要开游戏办事儿,颇有些不情不愿。云麓号一如既往的好看,骑着可爱的白花好蹦了几圈,最后一次去了个钻露碎片6069。时间很快到了十点,去翻了下仓库四灵,难道还有啥没有弄吗,怎么老是觉得意犹未尽呢。



准备工作很早就开始了,在上个月就和亲友团她们说过打算卖号,陆陆续续把号上能卖的都卖掉了,大部分金子弄了项链。好在这几天做口袋山河,得的战场牌子换的最后一把4000声望把普通激活弄出了个会心,也算是尽我所能,剩下的只有后妈来弄了。上架穿的衣服决定好了,其它该放衣柜的不准备拿出来,包整出一半空,放了些v9珍宝道具,启慧戒指,原号主留的80战场带子和75世界肩膀,近期送的金色称谓等等小东西。







虽然只卖了三个号,我对这个过程已经非常熟悉了,熟悉到没有一丝低落,况且准备的时候正当期末复习周,背得要死不活,上游戏一个小时换戒指加上上架,忙都来不及那还有时间瞎矫情。导致了真正有空慢慢处理这个号的时候,已经没有事情留着让我弄,居然只剩下开着号发呆。






这个号上的好友除了副本亲友团四人组,就还有月月妹子和天机老板,剩下一只乱入的魍魉妹,一只幻龙来的小云麓老乡,都告诉过了。再有一些口袋山河加的躺尸好友,上架之前是会删的。整个无双我就认识这几个人而已,固定团是一起下本,不会超过半个小时,下了本就各自任务,听她们聊几句,平淡得像是单机游戏。而偶尔聊天的那几个小伙伴呢,就更算不上关系亲密了。
突然有些感慨,这次又回来玩了半年,结果也就这样吧,什么也没玩出来。







想不通就算了,反正大件儿的道具早卖了,小东西没处理还能有什么关系。顺手把包里老玩家回归礼包开了,不出所料都是些占包的垃圾。扔了一些东西维持包裹干净,就剩个猎人酒,冰心号缺经验,这玩意儿挺值饷银…云麓号也舍不得扔它了,干脆右键用掉了。




云麓号上马,传送,接任务,打怪…画面流转,思绪放空,无双真是个热闹的地方啊…





其实…我在无双还是有认识了很久的人的。怂什么,反正都要走了不是吗?于是先找个身为陌生人的搭话理由,酝酿一下腹稿,完全不怂地搜id,嚯在线呢。之前看榜都是十点四十就下了…再一鼓作气点加好友,嚯!秒同意是什么操作卧槽卧槽








完全不怂,加上好友的头一分钟,我已经把开场白发出去了,话题是向大佬请教受云麓体验感这样。云麓君以一种礼貌的态度,还算详细地回答了我关于雪竹,jjc,大功,以及被围殴时生存率的问题,并顺便吐槽了垃圾玄修以及战场只能玩儿丙组的窘境。最后在我表示感谢,说道还以为突然跑过来问东问西大佬根本不会理会呢,她发了一个经典的摸摸头表情说,都是同门。




她还是对前来请教的小辈如此温柔啊,或者说是对陌生人。既然陌生人可以相处得这么好,我那个徒弟或者说是迷妹的身份何必捡起来?也就这样好了。




为什么不称呼为云麓君的号呢?因为在请教的过程中已经知道了目前的号战场套是她自己刷出来的,可以作为决定性的,是聊出来知道她也在云麓群,我迅速地刷了一遍群成员,很快找到了她。微信的头像显示有延迟,会先显示最后看到过这个人的时候的头像。






那个是去年疯狂加回她也没有加回来,最后一次看到她头像换了个全职的,那个头像。发现她头像更新了,试探性地发一条消息还是冒出红色的感叹号,才猛然意识到那些道歉的哀求的,希望加她回来的验证消息她应该都看到过了,这个微信号她一直在用的,只是被通通无视了而已。微信最残忍的一点是,被人删了以后,她还会在我的好友里待着,甚至她换了头像,我也会看到头像更新,提醒着一个事实,她一直在的,只是无视了我而已。






那时候全职的动漫出来了,我知道她很喜欢,我也很喜欢小周,可以说是知道了二次圈以后第一个喜欢的人了,所以记得很清楚。看了一会儿那个固执的红色感叹号,把她从好友里移除。




又是一年过去,此时我最后看见过的那个头像出现在了云麓群,顶着她在碧海时候的id。可以说是实锤了,没有换人。枫叶说她不想理会以前认识的人,也会直接说号已换人。她的意思我完全明白,都是成年人了,非常直白的拒绝,谁不会懂么。我只是想说出来而已,为我挥霍掉的三年和连绵不绝的,无可奈何的心情。








与云麓君做了符合了小粉丝风格的道谢,说道以后有机会一起玩呀。云麓君说白天是dl,晚上是本人可以一起玩。我指的是买了合适的冰心号回来玩,这种几年以后,她应该指的是明天晚上,本周,或者接下来一段时间这种具体的以后。我目前是个小翅膀没大饼的陌生小云麓,大佬真的很慷慨啊哈哈,真不怕是混熟了以后来骗钱拆号骗色的骗子嘛。



准备去上架了那时候顺便把这场对话和妹妹说了,她鼓励我去要联系方式。联系方式么…微信很可能会掉马甲,qq私人内容太多也很容易掉马甲,况且现在并没有强求的精力了,算了吧…要是几年以后她还没换号,总是找得到她的,换了的话那就是没办法了,我正好可以放过自己了。







我早该放下了,不是吗。















































评论(2)